当前位置: 主页 > K绘生活 >《听说桐岛要退社》:于风暴中的青春众生相 >
《听说桐岛要退社》:于风暴中的青春众生相
2020-06-10

最近,再一次观看一齣2012年的日本电影——《听说桐岛要退社》(桐岛、部活やめるってよ)。对于突如其来的结局,起初我会感到空虚和一头雾水,但慢慢回忆起剧情,细味咀嚼之后,便会发觉这部电影是很有意思的。

电影改编自日本作家朝井凉2010年的同名小说作品,这部小说作品亦曾经被改编成为漫画。电影版曾在日本囊括了不少奖项,例如第36届日本电影金像奖的「最佳影片」、「最佳导演」和「最佳剪辑」,第34届横滨电影节获的最佳影片」、「最佳导演」、「最佳摄影」和「最佳新人」,曾经一度成为了话题之作。

《听说桐岛要退社》:于风暴中的青春众生相 photo credit: 作者提供 写实的校园故事

故事发生于一间普通的高中,讲述「校园明星」桐岛这名男生在某天突然单方面退出了排球社,并且从校园里消失。一石击起千重浪,产生了涟漪效应,引起校园里的骚动。先剧透一点,其实桐岛这个角色最终也没有在电影里出现过,故事发展很简单,只是围绕着两班与桐岛有关係和无关係的同学。

《听说桐岛要退社》其中一个特别的地方是,导演使用了类似荷里活电影《绝点缉凶》(Vantage Point)的叙事手法,从不同角色的视角作出发点,倒叙插叙并用,去讲述同一段剧情,将不同的真相组合出一个立体的故事。剧情发展经常游走于不同的角色,有时候让人看得摸不着头脑,找不到剧情的重点。但正正是这一点,显示出製作团队厉害的功力,在短短100分钟的片长里面,讲述了13位高中生青春的众生相。

甚幺是青春?

青春是由无数琐碎的事情所组成,对于高中生来说,校园生活最深刻的部份,当然不是上过的课堂,而是课外活动和人际关係的互动。每件琐碎的事情都是青春的印记,这正是电影所着墨的地方。故事的主角绝对不是桐岛,而是那十多位主要的角色,桐岛只是故事的骨干。因为桐岛的突然消失,桐岛身边的人开始发现自己的生活出了乱子,出现徨恐和迷惘。十多位的人物关係微妙并颇为複杂,再加上多线人物叙述,要清楚辨认到他们的面孔其实也很吃力。但有趣的是,你总会在戏中找到读书时期自己的影子。

《听说桐岛要退社》:于风暴中的青春众生相 photo credit: 作者提供

桐岛的校花女友梨莎,不加入任何课外活动社团,每天习惯等待桐岛练习完结,失去桐岛让她迷失了人生方向……

桐岛的好友宏树是棒球队的成员,明明每天带了棒球用品回校,但放学却去了打蓝球,等候桐岛放学然后去补习,他并不是真正享受与女友的交往,只是抱着人有我有的心态,他一直忽略了自己内心的想法,欠缺人生目标……

桐岛作为排球部部长,他的消失让排球部大受打击,输掉比赛让队员互相怪责……

音乐部部长沢岛暗恋宏树,桐岛的消失让宏树不再打篮球,间接改变了沢岛每日到天台偷看宏树的习惯,最终结束了暗恋,专心乐团活动……

电影部的「宅男」前田不怕被别人取笑,与友人努力追寻自己的梦想,本来与桐岛毫无关係,但拍摄殭尸片的时候经常被那班桐岛身边的人阻挠到,与他们因此进行了交流……

羽球社的小霞不向别人展露自己真实的一面,为了融入女生团体,不得不隐瞒与男生拍拖的事实,在男友面前也隐瞒自己喜欢看丧尸电影的喜好……

在每个人心中也有一个桐岛

青少年正处于身心变化的狂飙时期,心理素质未发展成熟,同时出现寻求独立和反叛的心态。Piaget(1968)的认知发展理论指出青少年处于形式运思期(Period of Formal Operations) 的阶段,开始具备逻辑思考与推理判断的能力,有自己的看法,会判断事物的好坏,选择性地接受某些想法,但他们同时较容易出现自我中心和武断的现象。

Erikson(1968)的心理社会发展理论指出青少年时期正处于自我认同(self-identity)与自我混淆(self-confusion)的发展阶段,面临着自我身份角色统整的危机。发展顺利的话则自我观念和目标明确,否则会容易感到孤独、烦恼、悲观、徬徨和迷失等,造成在生活适应上的困扰,甚至出现偏差行为。青少年阶段是发展团体认同的阶段,青少年与朋友的关係比家人更加密切,言行都受朋友影响,在团体中感受到的被了解和被接纳,扩张了他们的自我价值感。

《听说桐岛要退社》:于风暴中的青春众生相 photo credit: 作者提供

经历过青春暴风期阶段的观众们,不难发现故事十分写实,戏中大部份的角色也是迷失了自我,面临自我认同的危机。在过渡至成年人的期间,青年人的社会地位不确定,因而缺乏安全感。「校园明星」桐岛成为了众人有意识或无意识地追随的对象,一直维繫着这个系统的隐定。但桐岛的消失对他们来说是正面的,因为能让他们能够及早面对现实和梦想的矛盾,以及自我和他我两者之间的拉扯。在戏中热爱某项运动的学生,为了学业最终也要面临「退社」的现实。梦想破灭是最能够为人带来成长,有不少戏份的宏树就是害怕失败和错败,而不敢冒险去追求梦想。

社会制度的迷思

校园是社会的缩影,戏中的校园同样充满了阶级和主流迷思。有参与课外活动的人比没有参与课外活动的人更「高级」,参与运动部的人亦比参与文化部的人更「高级」;校花校草成为了校园内的明星,没有成就的电影部「宅男」前田生活在校园的底层,长期被人耻笑。

当你观看完这部电影,你会发现「最正常」的人其实是前田。为甚幺能否拿到奖项是唯一量度社团活动的指标呢?由拒绝拍摄老师安排的剧本开始,到结尾大骂桐岛派的同学、企图率领「殭尸」们「推翻」制度……他一直忠于自己的梦想,不理主流的目光,与整个制度对抗,但他同时明白到现实的局限,让宏树感到无比惭愧。

究竟人所追求的是甚幺呢?你想当一个心灵空虚的上流人士,还是心灵富足的底层人士呢?还是另有其他可能性呢?《听说桐岛要退社》很有深度,不单止让你反思青春的点滴,还带领你去感受社会制度和主流价值观的问题。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  • 相关新闻